涌现很多“ 伪AI”科技公司

 超市货柜     |      2019-04-09 22:52

  无人零售的风口已过,毫无节制的扩张被证实是死路。困扰AI公司的问题,不仅仅是技术,更多商业落地的担心。

  “如果不能将产品落地,一批AI公司将死掉。”优点科技创始人兼CEO刘江峰曾表示,人工智能目前仍是从0到1阶段,企业家不要因为技术理想去创业,一定要想好怎么将产品落地。

  智能货柜行业,一边是成百上千的AI柜机公司;另一方却是需求疲软的品牌方。熙熙攘攘又冷冷清清。智能货柜“卡壳”,到底卡在哪里?

  “你看外面到底有多少柜机呢?非常少,对吧!”零售商王吉表示,他对智能货柜的盈利前景看不清。

  “赚钱难!”他掰着手指头算了一笔账。普通柜机,不计算场地费用下,流水2000元/月,毛利算30%,电费加运营成本。6000元的货柜想要收回成本要,50个月,也就是4年多。

  这是极其理想的状态,他喝了口水长叹一声,“你知道现在布一个点位有多难!”

  和王吉有相同感觉的,还有一位购物中心mall的管理者。这位身经百战的高管说,“在mall里面,便利店或其他小品类专营店,完全可以代替柜机。”

  据他介绍,购物中心并不太关注智能货柜。与货柜厂商多是合作关系。并没有自己做柜子的计划。这是因为智能货柜价格高,回本周期长。

  不可否认,各项报告显示智能货柜的市场潜力巨大。2017年我国商用柜机存量超过40万左右,整体市场规模约180亿,预计2020年市场规模将突破450亿。

  同时,赛道里的创业者不断增多。娃哈哈2017年6月向外界公布3年10万台智能售货机订单,农夫山泉从2013年就开始布局,如今有超2万台智能售货机。除此之外,深兰科技、YITunnel、猩便利等创业者也纷纷扎入智能货柜领域。

  “智能货柜是未来趋势,但是这个行业不缺技术、不缺公司,但问题就在落地上。”一位投资人告诉亿邦动力。

  第一,铺点位难。据介绍,目前点位的占场费平均约1000元一年,不同场景也有风险。如,把货柜放入封闭小区,不仅要物业同意,小区所有业主都要赞成。据了解,之前有无人超市的盒子进入社区,有一名业主觉得碍事并通知物业。最终盒子只能搬走,货柜亦如此。

  第二,运营成本高。如果点位不能规模化,运营成本将高得吓人。几个货柜产品利润,还不够换一次货的成本。

  第三,盈利无法保证。柜机回本周期长,需要3-8年,而且国内物业公司几乎不会签长期合同,盈利预期无法保证。

  第四、利润空间低。饮料、矿泉水等低利润产品,很难挣到钱。利润率高的产品则很难高频。鲜食、牛奶之类又对温度,保质期要求严格。除非食品厂家直营,否则赚钱很难。

  “初期高投入加不确定性,挡住了很多中、小零售商。”王吉认为,现有智能货柜,也无法对现有商业形态进行颠覆,最多是锦上添花。

  智能货柜厂商很多是AI公司,平时做了大量的识别和研发,公司云集高精尖的团队,有很多科学家、海归、高精尖技术人士。

  “拿高精尖科技的柜子卖1元的矿泉水,太可笑了!”熟悉智能货柜的投资人分析,预包装产品毛利率低,加上运营成本,根本赚不到钱。此外,这种预包装产品竞争大。

  不缺流量入口。淘宝、京东的线上配送,大城市当日达,每日优鲜能确保商品两小时送到周边3公里范围内的消费者手中。盒马鲜生则依托自有配送体系,能进行24小时服务,还承诺“30分钟内必达”的家庭救急服务,加上工作间的无人货架等。

  天使之橙成立于2013年,2015年开始快速扩展,并获得4亿元B轮融资。

  截至目前,天使之橙在全国220城市及辖区,密集布置了6000多台终端,月销量超800万杯,每年鲜橙吞吐量达7-8万吨,市场占有率达到90%。

  “这个市场急不得。”作为天使之橙母公司,上海巨昂投资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周祺讲述了天使之橙的”魔法“。

  “这个行业其实门槛很高!”周祺介绍,从一开始,天使之橙在做智能终端,果断自建工厂不断迭代产品。

  供应链是个很慢的事,天使之橙用6年时间建仓库、磨合员工,不断地迭代、整合。踩过坑,走过弯路,才有目前的匀速增长,基本上每年1到2倍的扩张率。

  “市场上有些人说,点位翻十倍,但需要看供应链是否能承载十倍的力量。”周祺介绍,天使之橙在仓储物流就花费上亿元,在强大供应链、工厂的系统支撑,点位增长才会健康。天使之橙的柜机成本要高于一般智能货柜,但是在核心网点,6到8个月就能收回一台终端的成本,形成良性循环。如果没有后端支持,一切很难实现。

  特殊场景下的垂直品类智能柜的走红,率先规模化。其中以咖啡机、鲜榨果汁机最为亮眼,这拓展了很多柜机厂商的思路。

  比如水、饮料、零食等算预包装,假设30%的毛利。物流运营等成本大概10%到20%。即使中间没有发生任何意外,利润最多15%。所以,如果预包装产品,留给柜机的利润空间很小。

  现在市面上便利店也开始转型做后包装食品:关东煮、包子、饭、烤鸡腿或自有品牌,因为这些毛利率高。

  哈哈零兽创始人兼CEO樊伟也曾经表示,如果智能货柜想要做好,一个是规模大,一个是成本低。第三是,一定要能卖生鲜。

  “卖低利润的预包装产品很难挣到钱,未来商品会更加多样化。后包装、熟食、自有品牌将是柜机SKU发展趋势。”一位投资人建议。

  这是一个改变零售格局的技术,AI人工智能可以最高效解决人、货、场的关系,在日益高企的人工成本面前,机器智能的威力逐渐显现。

  AmazonGo为代表的无人超市成本高得超乎想象,而无人值守的货架货损率又高。具有AI技术的智能货柜,非常好的平衡两者关系。人脸识别,RFID,重力识别三大技术赋能,即拿即走的Geek体验,给消费者留下深刻的印象。

  今年初,无人货架行业经历了一系列剧烈洗牌,投资热情急剧降温。在一片嘲笑和质疑声中,行业头部公司悄然转型。每日优鲜、猩便利、便利蜂都推出自己的智能货柜。

  智能货柜的早期玩家——深兰科技创始人陈海波认为,未来商品一定能够被远距离非接触识别,机器视觉才是正确方向。

  2017年11月,“京东到家Go”从无人货柜变身成为智能货柜,12月,阿里联合美的推出全场景即使零售“小卖柜”;随后,苏宁升级后的新版智能货柜也正式亮相。

  但是,智能货柜赛道上,涌现很多“伪AI”科技公司。仅仅炒作概念,他们收割一波快钱,也给市场带来极大的伤害。

  见福便利店董事长张利,在亿邦智能商业大会夏季峰会中,提到“伪科技”,“唯科技”的误区。

  很多“伪科技”柜机,智能化程度处非常低。仅仅通过互联网实现了手机支付,手机开门。其他体验和机械式自动售货机一样。

  真正智能货柜,背后是科技赋能,包括数据的收集、商品识别,分析、优化才是其中内核。不只是货柜本身,还有数据收集、上传,分析系统等配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