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如同「豆腐」一般让人感觉轻松柔软

 超市货柜     |      2019-06-21 07:54

  其中,由Torafu建筑事务所所设计的 Trunk Store让我们看到了便利店新的可能性。

  Trunk Store是一个出售用再生材料制作的日用品、本地产品,以及有机食物等的概念型便利店。它不仅延续了日本人日常生活中所使用的普通便利店的风格,同时对过度生产及大量废弃的社会问题也提出质疑,将视线着重放在少量生产的工业制品及日用品上。

  例如「涩谷区蜂蜜采集」活动中所采集到的蜂蜜,以及日本第一个由支援残障者自立就业协会所创建的巧克力工厂生产的巧克力等,都是Trunk Store 所出售的商品。

  在日本,便利店是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为人们提供着更便捷的服务。在人们基本生活需求已经得到满足的当代日本社会,便利店也将随着文化及环境的变化而不断改变自身的定义。

  1973年生于神奈川县。与设计师秃线年创立Torafu 建筑设计事务所。以建筑设计的思考方式为基础,参与室内装饰、展览陈列、产品设计、电影制作等多个领域。主要作品有「模板」「空气之器」「光的织机」、Trunk Store 等。其中「光的织机」被评选为埃里达设计奖最佳奖,「空气之器」被蒙特利尔美术馆永久收藏。

  铃野:秃真哉是我在Coelacanth K&HArchitects 设计事务所工作时的晚辈。日本的建筑界并不大,所以我们曾在一些活动中打过照面。第一次共事是通过我的一个大学后辈介绍的,当时他在为目黑区的CLASK酒店做企划,先找到了我做设计。但我当时还在之前的公司工作,所以提出需要一个人来帮忙。当时刚好听说秃真哉开始自己创业,于是我便打电话给他,他也爽快地答应过来帮忙。接着我们就决定一起做这个项目了。

  后来因为这个项目大获好评,我们又被这家酒店委托设计他们的屋顶空间。我们觉得既然一起做了这个客户的项目,那么他们的新项目也一起吧,于是又接下了这个屋顶空间改造的项目。所以真的是很自然地开始一起做项目。这刚好是2003 年,CLASK 酒店刚建好的时候。

  2003 年,东京目黑开设了一家名为CLASK的酒店,2004 年,Torafu为这里的客房进行改装,将这家酒店变成了一家艺术酒店。

  铃野:最初我们想用「建筑设计事务所」来命名。但是这几个字眼听起来十分生硬,所以我们想加上不带意义的三个音节来让它听起来更柔和,并且不想被词义所束缚。当我们组合到「Torafu」的时候,发觉它听起来既像「豆腐」(tofu)的发音,也如同「豆腐」一般让人感觉轻松柔软,于是便将这个发音与「建筑设计事务所」结合起来,组成了「Torafu 建筑设计事务所」,这可以说是一个通过发音来决定的名字。

  铃野:Trunk Hotel的企划公司在制作酒店空间时,试图加入各种元素来完成整个酒店的空间规划,比如酒店大堂采用了很多木头的元素。而在便利店的空间里,则想要使用一些不一样的元素。于是他们在酒店的所有空间设计即将完成的时候,找到了我们。

  铃野:是的。我们与酒店的企划公司一起策划,一边考虑需要放置怎样的商品,一边思考如何放置它们。在素材的选择方面,我们使用正常尺寸的成品货架来制作空间。本身只是在仓库使用的、不为人知的货架,通过稍微的改造,既成为了这个建筑的墙,同时也成为了建筑的结构柱与横梁。由货架组成的空间也是一个独立存在的空间,它可以被放置在任何地方。而它被放置的区域,也就变成了一个新的店铺空间。极端地来讲,即使去掉周围黑色的外墙部分,整个店铺也是成立的。

  而且在货架与货架的衔接方面,我们并没有使用任何焊接的方式,而是采用最大尺寸的成品货架进行衔接。既然是货架,那么高度便是可以自由调节的,而这个空间也是如此,使用者可以根据自己想要放入的物品大小及使用范围自由地移动货架及搁板位置。

  知日:实际到店里时,发觉店铺里使用的荧光灯与天花板的感觉非常特别,请问荧光灯是特制的吗?

  铃野:不是,荧光灯使用的是随处可见的一般荧光灯。空间的天花板没有进行任何修饰,所以建筑所使用的材料直接裸露在外,并且我们将荧光灯直接接在了这些材料上。如刚才所说,构成空间的主要材料――货架也是一个相较而言不带装饰性的素材。因为是设计一个便利店,所以我们认为不需要太多装饰性的物件,希望让人们感受到商品的多样性。对于便利店来说,比起店铺的装修,它更需要的是丰富的商品种类,这样人们才能感觉到便利店的便捷性。便利店里出售的商品也都与其概念「社会化」相符。

  铃野:是的,垃圾桶所使用的材料是一个很有趣的叫作「RIFMO」的材料。在接到这个项目时我们就想过在设计中融入再生材料。而这种材料正是利用废弃衣物或布匹压缩固定而成,所以它从外表上看起来像布艺制品一般柔软温和,但实际触摸时却非常结实。这种材料也被用于制作轮船甲板。

  知日:当找到一种新材料时,使用起来会非常困难吗?比如在这次的项目中所使用的「RIFMO」,在用于制作时有什么不便之处吗?

  铃野:我们一直都在探索最新的材料,尝试使用新材料。在这次项目中使用的RIFMO也是这样,我们一边查询它的特性,一边探索它存在的可能性,然后设计可以以它为原料来制作的物品。在这个项目中,不仅是垃圾桶使用了这种材料,它也被用于制作放咖啡的小吧台。服务员做好咖啡后可以放在吧台上,方便顾客拿取,既实用又非常可爱。

  知日:提到便利店,我们一般只能想到全家、7-Eleven 等这些大众的便利店。这次的Trunk Store不管从外观还是内部都与一般的便利店有很大的区别。请问是特意制造了这种区别感吗?

  铃野:与其说特意与普通的便利店显得不同,不如说是想要保留普通便利店的特征。对于我们来说,便利店是一个能让人在日常的生活中轻松出入的场所,而不是一个让人因未知而难以进入的空间,所以我们才在选材方面使用一些类似于货架这种生活中可见的工业成品,进而让人产生一种熟悉的感觉。所以当初在设计时,并没有想过将这个空间设计成一种非日常的环境,反倒是希望空间中所使用的材料是随处可见的,这样才能使进入或者试图进入这个空间的人感到安心。因为是便利店,所以我们在灯光设计中也下了功夫。我们以设计出一个明亮的、能让人感到轻松的场所为原则,选择了与普通便利店灯光更为接近的灯光色系,同时,为了使其与酒店主要采用的暖光源形成对比,最终选用了冷光源。

  铃野:我因为工作关系经常去澳大利亚,那里的便利店和日本的完全不一样。同样是7-Eleven,澳大利亚的7-Eleven 却几乎只卖甜食。每当这时,我就会感觉到日本便利店产业的发达。

  日本的便利店可以使用ATM 机、可以收发快递,可以购买各种门票,还提供打印服务。我认为之后便利店的形式也会逐渐变化,比如它可以结合地域特色,变得更加多样化。日本的便利店产业还有一个特征是网络化。便利店网络构成了一种特殊的物流网络,因为日本的便利店遍布全国各地,所以这种物流网络也非常发达。如果在这种物流网络上结合地域的特色,我认为便利店的网络将变得更加多样、更加强大。

  知日:当我们进入到Trunk Store的空间时,有一种被周围巨大的货架包围住的感觉,而且在高低不一、穿插相接的货架中行走时,有一种自己忽高忽矮的错觉。据我们了解,Torafu 的作品一直以来都能让人产生这种尺寸变化的错觉感。请问这种设计方式,是否是Torafu所追求的表现形式呢?

  铃野:是的,我们围绕着尺寸感展开过很多尝试。我们还曾在主要举办建筑设计展的画廊TOTO Gallery Ma 里举行了关于尺度感的展览「Torafu 展Inside out」。

  我们将Torafu 至今为止制作的各种作品的模型或者材料放置在一个巨大的桌面上,用小型轨道将它们连接,并在轨道上放上装载小型摄像头的列车模型。这样,列车便能在轨道上一边行驶,一边拍摄穿越过的各式模型及材料的影像,这些影像在展览的三楼展厅同步放映。因为线路沿线按照时间顺序逐步放置着Torafu历年来制作的作品模型及材料,所以跟随着列车的行驶路径,观众将会看到Torafu 所有的设计历史。

  而由列车的视角拍摄的影像,则会让经过的模型及材料看起来像真实建筑一般,所以这些影像便会使人产生一种自己的身体变小,并实际进入到模型中的奇妙体验。我们时常都在关注这种通过改变尺寸而产生的新体验。有趣的是,来访者进入展厅后,先是以普通视角观赏桌面上的各种模型与材料,之后再到三楼的展厅中通过影像进入微观世界。而当观看影像之后,很多来访者又回到一楼再次观察影像中所见到的「巨大的建筑」的原型。建筑在实际修建前,只能通过模型来揣摩其建好后的真实场景。而普通人却只能接触到最终建成的建筑物,无法体验建筑模型的微观世界,而且模型及材料也很难受到大家的重视。我们希望普通人能够通过这次展览体验到这种微观世界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