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他的80后团队

 手机展柜     |      2018-09-09 11:22

  在天津博物馆,有一位“80后”的年轻副馆长,他和他的80后团队,用年轻人的闯劲儿和孜孜不倦的精神,开拓出了文物保护的新路。

  通过安装在展柜里的传感器,就能实时监测文物周边的温度、湿度等存放情况,不同于传统的文物保护工作更重视破损后的修复,天津博物馆的“预防性保护系统”,借助数字信息技术,实现了文物保护工作的前置。而这也是全国第一套文物预防性保护系统。力主引进它的人,就是入职10年的天津博物馆“80后”副馆长姚旸。

  使用科技靠魄力,而要用好就得靠钻研。去年6月,根据保护系统的提示,天津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发现,30多个20年前从老馆里搬来的装甲骨的盒子滋生了霉菌,眼看一些记载着古老文字的甲骨已经感染。

  要想根治霉菌,就得查出它的种类,面对国外相关领域的技术垄断、国内相关人才的缺乏,学历史出身的姚旸,硬是要带着身边的80后团队突破文物微生物领域的这道难关。午睡时间、下班回家后,姚旸都扑在了学习上。自学遇到难题,他就想到了去天津大学请教生命科学学院的专业老师。

  两个月的钻研,姚旸和团队,终于通过霉菌菌落生长的形态观察和基因组比对,确定了霉菌的种类,由此也就可以对症下药。但是,要想清除文物上及周边的霉菌,必须得保证文物的安全。因此,最有效的化学试剂都不能用。姚旸刚刚感受到的喜悦一下又化为泡影。

  经过和专家的反复试验、论证,在百分之百确认云香草对文物没有损害之后,姚旸和同事们着手进行提纯,但是多大的纯度效果最好?没有人知道。

  半年时间,上万次的试验,从纯度50%到100%之间,万分之一地不断加减,最终,姚旸带着团队研究出了云香草药膏,完全去除了甲骨上的霉菌。(津云新闻编辑张麒麟)